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个想法的冒出,让血子规不禁摇了着摇头道:“这应该是不大可能!”

    “这姜云岂能有那么强大的信心!”

    在血子规沉思之时,姜云连同他的两具分身,已经再次迈步,齐齐向着引将鼓走去!

    在贪狼将族族长已经被引将鼓点将,而不得不出现认可姜云之后,姜云显然真的还要继续去敲响引将鼓,继续去将其余五大将族逼出来!

    注视着姜云那缓慢却坚定的身影,这一刻,绝大多数西南荒域的修士,不但改变了对于姜云的看法,而且他们在心中,反而真的希望姜云能够说到做到,能够让全部的九大将族,齐齐认可他的拜将之路!

    姜云和其分身每一步的迈出,就如同踏在了五大将族族长的心头之上!

    五大将族族人所汇聚的杀气,已经冲天!

    每个人都是恶狠狠的瞪视着姜云。

    之前姜云不管是击杀六大将族的天骄族人,还是杀死了薛景图这位将族少主的行为,其实真正激怒的,不过是那些死去之人的亲近之人。

    大多数将族族人,就如同不久之前的薛景阳一样,对于姜云根本没有丝毫的恨意。

    哪怕见到姜云,都不一定会对姜云出手。

    可是现在不同了!

    姜云的行为,已经彻底的激怒了包括贪狼族在内的这六大将族之中每一位族人的恨意,每个人都已经将姜云当成了生死仇人。

    这就是族群!

    不管族人平日里如何内斗,但是一旦遇到外敌的时候,就会抛下一切纷争,一致对外。

    如果现在可以杀了姜云的话,那相信五大将族的所有族人,绝对都会毫不犹豫的冲向这个黑暗的空间。

    只可惜,两大皇族立下的规矩,连贪狼族族长都不敢违抗,他们自然更是不敢。

    所以,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待在各自的族群之中,去眼睁睁的看着姜云,一步步的践踏他们身为将族那高傲的身份,要让他们低下那高昂的头颅。

    姜云和两具分身,再次走到了引将鼓前。

    对于贪狼将族族长的出现,他依然和之前的反应一样,根本没有理会。

    在他看来,这似乎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不过,没有人知道,姜云固然是想要逼六大将族不得不出来认可他,但他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敲响引将鼓!

    姜云不知道其他人在敲响引将鼓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但是对于他来说,敲响引将鼓的过程,却是一个获得天大造化的过程。

    这造化,并不针对族群,而是针对敲鼓之人!

    当姜云在敲响第一声引将鼓的时候,他没有去做任何的防御,任由鼓声带出的反震之力冲入了自己的体内。

    那个时候,尽管这力量不弱,但是想要摧毁姜云的身体,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直至他一口气连续敲出六下,也就是九声鼓响的时候,这才动用了体内的鲜血,化解开了这股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血子规会主动站出来的原因!

    姜云曾被血妖血东流的夺舍,让他掌握了血之力,甚至拥有血之洞天。

    而血子规作为血雨族长,所拥有的血雨之力,和血之力,本质上是相同的。

    故而,血子规能够感受到姜云血液出现的古怪波动。

    当姜云敲出第二轮九声鼓响的时候,随着反震之力的越来越强,也让姜云不得不动用了肉身之力。

    可即便如此,仍然让些许的反震之力攻击到了他的源台,让他原本巍然不动的身体,出现了一丝微微的晃动。

    也就在那时,姜云蓦然发现,这反震之力竟然让他的一座源台之上,出现了些许的裂纹!

    源台境,是九座源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