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任何人看来,此刻的姜云都真的是被逼入了绝境,陷入了绝路。

    当然,这绝路仅仅只是限于姜云族群的拜将失败,倒不会危及他的生命。

    毕竟只要拜将过程没有结束,他就依然受到两大皇族的保护。

    不管他选择要走哪个将族的选将路,对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了他,只会让他无法顺利走完选将路而已。

    不过,姜云自己却是心知肚明,自己还有机会,走完选将路!

    只要自己能够再敲响一声引将鼓,借着鼓声的反震之力,就可以让他丹田中的寂灭之纹,彻底融入己身。

    然后,吞下天源丹,那么就有极大的可能,突破到天源境!

    只不过,因为那反震之力,是由灭域之中几乎最强大的数种力量的源纹散发而出。

    故而,它们一旦涌入姜云体内,就会使得他在道域所修行的各种大道之力,也将会被全部摧毁。

    姜云从来不认为,灭域的各种力量就一定比道域的各种大道之力要强。

    但因为他不能悟道,所以尽管接触修炼的大道繁杂多样,却没有一种达到了极致,达到了人道合一的程度,根本无法和引将鼓的反震源力相抗衡。

    自然,一旦他体内属于道域的各种大道之力被完全摧毁,那姜云身上道域的修为,也同样将会荡然无存。

    从此之后,姜云会彻底的变成一位灭域的修士!

    失去了道域的修为,会让姜云的实力有着大幅度的跌落。

    但他是寂灭族的人,身体是先天寂灭之体,体内又有纯粹的寂灭之纹,他的真正实力,仍然要远远超过灭域的同阶修士。

    如果他能够不被其他人察觉出体内的寂灭之力,只要再给他足够的时间修炼成长,那么日后他的实力,绝对不会低于他的义父!

    这就是姜云的一条生路!

    只是,他舍不得!

    虽然严格说来,姜云本就是灭域的生灵,是寂灭族人,但是在他的心中,哪怕直到现在,对于灭域却也从未有过任何的归属感。

    他的成长,他的经历,他所认可的家,始终都是道域,都是在那一方山海界中!

    毁掉了道域的修为,就如同毁掉了姜云身上属于道域的烙印,属于家的烙印!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姜云不愿意去走这条生路!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那姜云也知道自己绝无可能走过选将路。

    而这也就是意味着这次自己的拜将失败。

    虽然自己还有再次拜将的机会,但是两大皇族有过规定,百年之内,失败族群不允许再次拜将。

    百年的时间并不长,姜云可以等,但山海界和他所在乎的所有人,却不能等!

    一时之间,姜云也拿不定主意,只能转而换了个问题。

    “这位创生皇族的族人,为什么要好好的改变规矩,要让选将路直接开始?”

    “莫非是因为他已经知晓了我的真正来历?”

    “他难道是来自于皇刑司,认出了我就是当年从监狱之中逃走之人,所以现在有意在针对我?”

    当初姜云决定拜将之前,自然早就考虑过了会暴露自己的来历。

    但是思来想去,他觉得被两大皇族使者认出来的概率实在太低,所以这才最终下定了决心。

    毕竟,族群拜将之事,不可能也归皇刑司管。

    而自己从监狱之中逃走,对于皇刑司来说了可不是什么光彩之事,他也不可能将这件事情弄得两大皇族人人皆知。

    “嗡!”

    就在姜云沉思的时候,引将鼓再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